少年时的造梦者,青年时的手艺人

——记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畲族织带非遗传承人沈毅豪


发布时间:2020-12-28 浏览量: 信息来源: 浙江省信息


“人生有梦今时忆,只是未到忆梦时。”许多男孩都有一处被搁浅的记忆,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记忆被尘封了。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沈毅豪同学也不例外。

那是十岁的时候,中央七套放着海南的黎锦的视频,黎族人用古老的腰织机就能织出精美的黎锦。看着琳琅满目的图案,还处于孩时的他并不知此项技艺为国家级非物质学问遗产,能成为以后学习织带技艺的儿时记忆积淀。他当时多么渴望自己也能学会这样的技艺,于是他“学着织黎锦的方法,试着慢慢织出来了一段黄色的毛线带子”。看似不成形却为他以后学习刺绣、棒针编织等工艺打下基础,从此沈毅豪和织带工艺有了不解之缘。

“春开红桃花似谢,丝缠织来锦上花。”2017年3月,沈毅豪在电视里看到了浙江省畲族彩带传承人蓝延兰老师编织畲族彩带,唤起了他小时候编织毛线织带的记忆。沈毅豪开始去了解畲族彩带学问,被这种独特的工艺和精美的花纹深深吸引着,带着兴趣开始摸索绕线、编织。经过几次试验后,他终于织出了一条五十二个符号的彩带,这是他编织彩带取得的第一次胜利。这几次试验为他后期的编织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从简单的平纹带、符号带到现在的汉字带,每一条都带着儿时的渴望。令他最有成就感的织带是一条汉字带,上面印着“中国人民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字样,深切地表达出沈毅豪作为中华儿女对祖国的热爱。

图1.jpg

图2.jpg

传统织带用作围裙带、腰带,现在可以用作衣服花边。织带工艺相对而言是比较独特的,例如刺绣是在织好的面料上绣上图案,而织带是在织出面料的同时织出精美的图案,这意味着难度很大。一般纺织物花纹有经线起花和纬线起花,而织带一般是经线起花,所以牵经线前就要考虑好所织的花色,按照自己的设计思路牵经线,牵错一根都不行。传统编织畲族彩带的原料是自己制作的蚕丝线、棉线、苎麻线,有单独使用的,也有混合使用的,而现在一般采用涤纶线,织出的织带很精致,也不容易褪色。

手工织带的工具包含织布机、小织带机、织带架、织带筘等,“而我织带采用的是最古老的腰织机,用腰部绷紧经线,工具只用三根小竹棍,两根布条,一把削尖的竹片”。腰织机是最古老的织机,在使用腰织机时,身体便成为了织布的一部分。腰是支架,而大脑就是控制程序,花样都储存在手艺人的大脑中。通常绑在固定的地方织带,绷紧经线,压紧纬线,这样织出来的织带就很厚实。“在织带工艺上我本人是喜欢织得紧密厚实,这样的带子才结实耐用。”初出茅庐的沈毅豪学习了浙江丽水景宁的挑花手法,但是在后来的实际操作中他看到丽水遂昌的畲族彩带挑花手法更适合,转变手法后,他编织时更加得心应手。

“初出桃李分天下,更有琳芽枝外枝。”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磕绊,织友们互相交流时各抒己见,也会产生不同分歧。比如沈毅豪在学习黎族的双面央织法当中,就和织友的观点不同,“他认为这种织法不用太稀疏,否则中间的细节不能体现,而我认为整体很重要,中间的细节并不影响,所以我开头织得很紧密”。沈毅豪在与织友的交流碰撞中不断进步。古老的技艺尚有不同的手法,织带技艺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因人而异,呈现出多样化特征,标准并不是统一的。

图3.jpg

图4.png

“心沉静毅时光远,明承师传复使然。”在大多数喜欢传统学问工艺的男孩中,都有一颗肩负重任的心,因为他们自觉承担起传承优秀传统学问的时代责任。随着年龄的增长,沈毅豪发现在同龄人中,喜欢传统工艺的少之又少。尤其是对喜欢传统手工技艺的男孩子来说,“有些人不理解我在做什么,对我的作品也提出了质疑,我逐渐认识到了技艺传承的重要性”。他们希翼被理解与支撑。

“我不仅学习掌握了畲族彩带的织法,后来又学习掌握了瑶族、藏族、客家等民族的织带技艺。”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沈毅豪还复原了一种刀具上的配件——刀绪。那是在抖音上,沈毅豪遇到一位朋友想要定做老织带,“当我见到样品后一眼发现那是绞编。那是我曾经学过的一种织法,叫Card Weaving,翻译过来就是卡织,在咱们中国已经不多见了,只有少数地区有”。于是,沈毅豪在以前的基础上,试验了几次后,千辛万苦终于织出了新的刀绪,有了相当的成就。小小年纪,技艺超群,也因此让他获得了些许收入,不仅提高了自己的织带技法,也减轻了家庭的负担。

图5.png

“发扬瑰宝名不负,一丝香墨永流传。”2020年11月份,沈毅豪参加了浙江省“新青年 新时尚——首届高校学生达人秀”,并在比赛中获得了特等奖的好成绩,这是对他编织技艺的一种极大的肯定。利用这次比赛,沈毅豪的编织事迹也在学校内广为流传,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了畲族织带这项非物质学问遗产。

在业余时间,沈毅豪一直坚持编织,提升自己的手艺,也坚持着学问的传承。“我把我的织带过程发到抖音微博等平台,受到了不少人的点赞和关注,也有人想要学习,我就义务传授分享编织技巧。当他们学会后,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小小年纪眼光高远,沈毅豪看到了手工织带的未来。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国家越来越重视保护非物质学问遗产。和许多喜欢和传承的男孩子一样,作为零零后,沈毅豪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他一直希翼着,更多的年轻人能加入进来,为传承中华民族的优秀学问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一枝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传统技艺学问是中国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它归全民族所有,应当得到传承,让后来的人们也能感受到传统学问的魅力。在保护非物质学问遗产,助力学问的继承、交融、发展的过程中,沈毅豪做的非常好。如此的学问传承,势必会为祖国拥有美好的远景蓝图蓄力。希翼这项技艺与其他非遗能很好地带动更多的年轻人传承下去,并不断发扬光大。

图6.jpg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